竹不留声

脸上总是一个表情
内心有十万条弹幕
肢体语言丰富的
闷骚型选手

一气之下准备离家出走,转眼山竹到了家门口。

【怜淇】怦然心动漫画同人-万物皆是你

Chapter2
「是谁来自山川湖海,却囿于昼夜、厨房与爱。」
莘莘学子,离了学校就染上了轻松因子,像脱缰的野马往校门180°方向狂放跳脱。结伴回家,组团写作业,征集饭友……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品学兼优的狄淇儿坐在学校顶级流量大帅比的后车座上,发出了学霸的声音。
“去书店吗?我想买两本教材帮。”
前面的少年二话不说立刻调了个方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子寻哥哥!”刚进门的两人就感受到可乐鸡翅的香味扑面而来。
“哥,我来帮忙。”江应怜放下包,转身走进厨房。
匆匆把刚在书店买的书放到房间,狄淇儿踩着踢踢踏踏的步子下小跑楼,“我也来。”
“这位热心市民,别着急,小短腿快点慢点没差。”狄淇儿就像是他的一个触发开关,贫嘴开关。
淇儿懒得和他一番计较,做了个嫌弃的鬼脸,卷起袖子拿碗筷。
三个人站在厨房里显得有些拥挤,江应怜低着头正手里忙活着,往右瞟了一眼,她瘦弱的手臂在灯光下白得能看清道道青筋,细嫩的皮肤表明她只是个女孩。真诚、执着、积极,还爱逞强,他的心不知不觉中一点点被占据。
生命犹如铁砧,愈被敲打,愈能发出花火。
思绪万千,飘的很远……
第一次见到她,没什么印象。
被人利用,凉水盖头,流言蜚语……她不主动对我透露一句,不愿意麻烦别人,不回击也不妥协,静静地等待时机,到最后也说不出什么狠话。好像别人都是人,自己不是,就会自虐。以为就自己难受吗?难道我不会心疼么?还是你不知道?不知道为什么还那么相信我,那么护着我……
“江…?怎么了?”又是这种犯规的表情,不要担心别人,多担心自己好么。
“唉。”总归是自己跟自己斗气,无厘头的叹了口气。
向阳的花儿,从此扎根于心底。
|没有人是完全孤立的岛屿,可以自全。|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晚饭过后,成阿姨打过电话回来,照常是温柔地关心,交代两句忙碌的工作以及歉意。
细且缓的水流像小溪顺在他修长的手指,交叉,相会,最终落下。她把手凑到水流下,白嫩嫩的,惹人疼爱。
“洗这么久,磨磨唧唧。像女孩儿一样仔细。”淇儿调侃道。她总垂着眼眸,认真专注地做一件事。
突然,二人手上的温度渐渐交融,被他大大的手掌包裹,被他修长的手指紧扣,背部温热相互紧贴,彼此的心跳从不同频道到同一频率,他和她之间的缝隙随着水流愈来愈近。
|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|
“帮你洗。”他在淇儿耳边低语,无意间磁性低沉的声音性感地撩拨到她,两双手蹭啊蹭。
“嗯……”小企鹅不淡定了。
默默走出厨房的子寻轻笑,心底被搔痒的难受,心想是时候找个对象,被二人秀的体无完肤呀。
TBC.

【怜淇】怦然心动漫画同人-万物皆是你

Chapter1
「有时候真的希望你的视线和我的视线永远是一堆相反向量。」
寂静的校园在一阵铃声迸射后轰轰烈烈地躁动。
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狄淇儿的桌面上敲了两下,“收好没?”
“收好啦,走吧。”她快速一手背上包,一手推凳子,快步跟在他身后。
白驹过隙,他们住在一起已经有一个学期之久,眼角瞥见的女孩,瘦瘦高高,一副好学生稳稳当当的模样算是初见时的印象,怎想二人扯上什么关系。如今,只要她强烈的存在就能让他安心。
他扯过淡蓝色的书包肩带握在手里。
“你这大包小包的,挎肩上一个,手里拎着一个,像个带孩子的。”她打趣道,转头对上江应怜的目光,“给我。”便伸手去扯。
他紧紧的抓着不放。
“好吧。”看他又是这样,狄淇儿耸耸肩,随他去了。好像又想起什么,对着他笑笑说:“谢啦。”露出不太明显的小虎牙,徒增几分调皮可爱。
A班众人早已习惯这两人的粉红气氛,情人未满,朋友有余。
只有江应怜看到她春风般的笑容心都要化了。
“淇…”
“狄淇儿!!!”红发的少年倚在教室的窗框边上,白皙耳垂上的黑色耳钉格外逍遥。
白泉从卓一阳的身侧冒出头来,像只雪白的小猫,“小企鹅是我的。”
“我的!!”卓一阳反驳。
“是我的!!”白泉也不甘示弱。
在场没人注意到江哥的脸色愈发阴沉,他暗中腹诽:咳,我要操作了。
霎时,一只有力的手掌揽过她的肩膀,低头看着她惊慌茫然却像是包囊宇宙万物载着星辰的眼睛,此刻漂亮的眸子里全部被自己占满。想要吻她的眉眼,每每至此只能克制。
|只有玫瑰才能盛开如玫瑰,别的不能。|
“江…江应怜?”
“你是我的,小笨蛋。”
“……”
“臣附议。”
“臣——也附议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江哥内心:跟你说话呢不许看他,只能看我看我看我。
路过群众表示:嗝——醋味与酸臭味并存。
TBC.

【舟渡】软糖 小甜(yellow)饼 日常

下午5:33

骆队正推着一车食材在超市里头晃悠,右耳的蓝牙频频闪着白光。

与费渡通话中:

“宝贝儿,还想吃啥?”

“吃你~”

这套路套多了,听着脸不红心不跳的,骆队嘴角却是情难自禁的一弯。

“红红的,圆圆的,软软的……”

费渡顿了顿,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不禁想起了前夜骆闻舟两只手指左右揉搓着他的小粉红,另一边用湿软的舌尖尖打圈轻舔,越想脸越烫,红晕漫步到耳朵边上,情欲满载的惊呼:“老流氓。”

“?……”骆闻舟被这突如其来的娇嗔吓愣,搞人文艺术的骆队一下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一些糟糕的话,“想啥呢混账东西。看到这儿有散装软糖你要不要,怕你只能看着我吃心里羡慕我给你买呢这才。”

好在费总天生厚脸皮,老夫老夫的囧了一下便回击道:“谁说我没得吃,今晚就吃给你看,保证你…”脑海里又浮现出他因熬夜肝火旺分外红的唇瓣一张一合,在二人亲吻后带着水润的光泽。

“保证我什么?”骆闻舟的声音突然带着蛊惑味道般的低沉。

“天天求着我吃~”嘴皮子耍的好,感情更容易升温。满脑子黄色废料不仅是沉沦,黑灯瞎火做那事儿的时候骆闻舟最难掩饰对他的温柔,与白日里变着法子爱他不同,捧心以赠。

“哟,我等着啊。”

-TBC-

土拔鼠尖叫啊啊啊啊!!!官糖致命呜呜呜甜到哭泣,温柔的汪叽好戳心啊!!!!!颅内爆炸

强推这部漫画「红线的缓期执行」♡!!!!
太有爱了5555~

♡七夕节快乐♡
“对于相爱的人来说,对方的心才是最好的房子。” ——村上春树
喜欢请点赞哦~

【舟渡】纽扣 (小🚗)
☆ooc☆脑洞产物☆人物属于p大
第①篇!!!好紧张啊该死的心脏!!(。◕﹏◕。 )
详见p2长图♡